辣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醫 > 神醫最新章節列表 第四百四十八章 五彩金蛆
    '>

    這只小手,輕輕一捏,一沾即離,雖然隔著薄薄的被子,也差點讓葉青跳起來!

    這誰啊,哪只妞?怎么這般大膽的?<g邊坐成一排,正自興致勃勃地聊天呢,渾然沒有一個人注意到背后的他!

    很顯然,剛才那人是偷偷捏的,沒有引起一個人的注意!

    想來,應是自己剛才遐思之間,太過投入,太過“嗨”了些,一不小心將被子都頂了起來,被那妞看到,就捏自己,是想給自己個提醒吧?汗,卻不知道,你們這五個妞,個個都是bsp;>本就起不了“提醒”的作用嘛!<bsp;>子,其中的刺ji,簡直不可言狀,還要超過被捏本身!葉青同學能不亢奮嗎?

    不過,當葉青瞅了瞅之后發現,也只有寧瑙兒和陳瑜,離“1小葉青”最近,也只有這兩個妞才最有可能了!<bsp;>xing和惡趣味,又上升了起來!

    不過隨即就搖搖頭,除了寧瑙兒,估計也沒別人了!其她人跟自己也沒到那份上啊!

    好瑙兒,好小妮子,被自己開發調教了一回,居然膽子越來越大了,竟敢當眾玩這種手活,偷偷“非禮”自己?看我不還擊她!

    當即假裝看書,一只手卻藏入了被子中,偷偷潛游,來到了寧瑙兒的屁股下,尋著那美麗菊hua的大致所在,就偷偷用中指一頂!

    “啊!”寧瑙兒頓時就輕叫了出來!

    “怎么了,瑙兒?”陳瑜關切地問道。

    “怎么了,怎么了,瑙兒姐?”樂再夕也嘰嘰喳喳地問道。

    顏雪欽和周薇都好奇地望過來,顏雪欽問道:“瑙尼,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

    “沒有沒有!我只是突然想起公司還有事情沒處理完,就…就放心不下嘛!”寧瑙兒鎮定自若,很快就找到了借口,呵呵訕笑道。

    陳瑜奇怪地道:“還有什么事情啊?”她是寧瑙兒的臂膀,公司里的大多數事情她都有參與的,卻是想不起來,有什么急事兒能讓瑙兒都“shen吟”出聲!

    這瑙兒,就你那點小心思,能瞞得過別人,還瞞得過姐嗎?當即就往后面瞟去,想看看是不是葉青從后面sao擾她!他們這兩個人,可不知道有多〖yin〗dang呢,白日在衛生間里那個,竟然連門都不關嚴,被自己撞了個正著!

    想想當日那羞人而又刺ji的場面和聲音,陳瑜都覺得臉紅,當然,還有一點點的……1小〖興〗奮!

    不過,當她假裝不經意地扭過頭來觀望時,葉青自然早就縮回了手去,開始一本正經看書了呢!

    哥是正人君子,哥才不干那個,被你發現,那哥豈不是形象盡毀啊?渾不知,在陳瑜眼中,他的形象早就丟盡了,就是一大se狼!

    “哦,沒,沒什么事情,是我記錯了!瞧我這記xing!”

    與此同時,許多醫生和護士,尤其是與葉青的力公室在同一層的幾個科室里,緊張工作之余,都眉來眼去,1小聲傳遞著旖旎的氣息。

    “瞧見了嗎,瞧見了嗎?咱葉院長真是個風流種子呢,房間里一下就進去了那么多美女!”

    “就是啊,你們不知道吧,那個戴紅框眼鏡的,看起來像老師的,還是顏〖書〗記的女兒呢!”

    “哪個顏〖書〗記啊?”

    “暈,這都不曉得,就是前兩天來視察工作的,省委〖書〗記啊!那個顏老師跟著一起來的,我偶爾聽見他們講話的!”

    “這算啥,那里面還有一個大明星,周薇呢!”

    “哎呀,原來真是她,我覺著怎么這么像哩!我最稀飯她了!”

    “我也是薇粉啊,不如我們一起過去找她要簽名吧?”

    “現在啊?”

    “當然!”

    “你腦子進水了!現在是葉院長的泡妞時間好吧!”

    “瞎說什么呢,葉院長不是和馬院長好的嗎?”

    “你沒見馬院長一臉不高興地走了出來啊!”

    “嘖嘖,做男人做到這份上,羨慕死了!哎,你們說啊,這葉院長也看不出來撤,平時ting正經的,不像一個hua心的男人吶!”

    “越是正經的男人越hua心,這叫悶sao,懂不?”

    房間內,葉青享受著鶯鶯燕燕的視覺和聽覺盛宴,可惜,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這不,不到半個時,眾美女就一走而光了!其實,若是單個美女來。興許還能待的久一些,這么多美女同時來,雖然表面上談笑風生,心底里卻不免芥蒂,注定待不長久啊!

    …………………………………………………

    一天后,銀杏醫院,皮膚外科。<bsp;>本就掙不脫!

    這名男子只穿著短bsp;>里鉆來爬去,一條一條,密密麻麻,恐怕不下五六百條,簡直是觸目驚心!許多醫生和護士,連看都不敢看!

    “葉青,這管用嗎?”即便是強悍如馬小玲,也忍不住扭過了頭去,艱難地沖葉青問道。

    許城德、董繼凱等人也都望了過來!

    “放心吧,絕對管用!”葉青點點頭,其實,他自己也看得很惡心,一直強忍著吐意呢,不過救人要緊,也顧不了那么多!

    許城德冷峻的面容也有些慘白,不過他對葉青是相當佩服的,當即說道:“在拿破侖時期,曾經有一名醫生,在戰場上采用一種蠅蛆給傷員治病,對傷員的壞死組織進行清創,這種蠅蛆能吃掉腐<bsp;>,使傷員快速康復,不過只有個別吞噬力適宜的品種才具有這種效果,若吞噬力弱了不艙有效清除壞死組織,吞噬力強了卻將更深層的正常組織給吞噬了,很難把握!葉院長的這個雖然不是蠅蛆,但想來應該比蠅蛆更加有效吧!”

    葉青點頭笑道:“我這些蟲子可不簡單,喚作“五彩金咀”若是擱在苗疆,個個都堪稱盅王!而且,絕對不會吞噬正常的組織!”

    這話一出,眾人的信心便更足了些,雖然不知道葉青是從哪里弄過來的,但都沒有人去問,他們早就知道,這個葉院長不簡單哩,秘密多得很!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嘛,人誰沒有隱si,尤其是醫生這行,誰沒有一點壓箱底的手段平時藏著掖著,只在關鍵時刻才顯身手!

    “啊~!疼死我了!葉醫生,你殺了我吧,我不治了!讓我死掉算啦~~!”那個三十多歲,渾身爬滿五彩金咀的男子大聲尖叫,似乎正在被這些金咀強jian一般,叫得歇斯底里,幾乎整棟大樓的人都聽見了!

    “你個混賬東西,瞎喊什么呢,就這么一點疼都忍受不了嗎?你還是不是我鐵人王老五的兒子!”

    那名男子的老父親和老母親都在一鼻觀看,見到自己兒子這般受罪,那名老母親就忍不住地抹眼淚,但那名老父親卻深深知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如果連這么幾百條蟲子的噬咬都受不了,以后還怎么成大事啊!當即狠狠地教訓這小子!

    這個病人,正是那天多器官功能衰竭,而被葉青妙手救回來的特重燒傷患者,只不過bsp;>難免廢了,很難治愈,即便好,以后也是一個處處受人白眼,白天不敢出門,晚上出門怕嚇到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殘廢了!

    葉青思慮良久,就從醫靈寶塔中兌換了這一種天外蟲子,跟咀蟲差不多,但卻是宇宙中的一種異種,能清理腐<bsp;>,吸收毒素,還有殺菌蛋白分泌,最最關鍵的是,能分泌一種促生長的bsp;>再生,遠非一般的蠅咀可比。

    若蠅咀是糞坑里的爬蟲,那這種渾身洋溢著彩光的金咀,則是天上的神蟲,血脈不一樣!天上地下,差了不是一星半點!足足耗費了葉青好幾十醫靈值呢!

    這名病人是第一個敢于嘗試并自愿嘗試葉青這種“殘酷療法”的人,因為,若不是葉青,他早就死掉了!

    “葉醫生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再瞎喊瞎叫,不給葉醫生面子,老子………老子就不認你這個兒子!”

    葉青聽到這話,不禁啼笑皆非,當即上前笑著說道:“老人家,您兒子叫喊才是正常的,若不叫不喊,那也太嚇人了些!”

    眾人一想,可不是嗎,不叫不喊,身上爬滿金se的咀蟲,那不就是跟死尸一樣了嗎?叫叫喊喊,還顯得有生氣,有活力!至少,有這個力氣拼命叫,就表明<bsp;>氣神還好嘛!!。

    5725501.+?
马会一肖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