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盛世嫡妃 > 盛世嫡妃最新章節列表 23.小寶坑人記(終)
    “墨御宸,你給我滾出來!”身穿龍袍的墨隨云提著一把劍殺氣騰騰的沖了過來。15[1看書網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么?

    墨小王爺郁悶的起身,躍上涼亭避過了墨隨云毫不猶豫砍過來的長劍。憤怒的道:“墨隨云,你有完沒完?一點破事,弄得好像本王殺了你爹娘一樣!”真是太無理取鬧,太不大度能容了。

    墨隨云險些噴血:就算墨御宸真殺了他爹娘他也不會如此憤怒。現在只要一想到墨小寶干了什么好事,墨隨云就憤怒的想要將他碎尸萬段。

    “墨御宸,你給朕下來。朕要殺了你!”劍指著蹲在涼亭上的黑衣少年,墨隨云怒吼道。

    “你當本王是傻子么?”墨小寶嗤之以鼻,他才不要跳下去給他砍呢,萬一墨隨云砍不到他反而把自己給氣死了,南楚的人不是還要以為他入宮行刺來著。

    反正今天已經過的很愉快了,看看下面被氣的直喘氣的墨隨云,墨小寶終于決定鳴金收兵,不在玩兒了。

    站起身來拍拍手,悠然的道:“天色不早了,我家小麟兒還在等我回去吃飯呢。明天見啰。”然后再所有人的注目中,墨小王爺凌空而去,如一只黑色的蒼鷹幾個起落消失在高高的宮墻之外。

    看著墨小寶悠然離去,墨隨云有些挫敗的嘆了口氣。他真的不如墨小寶,他如此努力,如此苦心孤詣,卻依然不如那個看似悠然自得的十五六歲少年么?難道定王府的人就當真如此得天獨厚?朕不信!

    墨小寶晃晃悠悠的出了皇宮,攪壞了墨隨云的封后大典,墨小寶心中略微還是有那么一點半點的愧疚的。不過沒辦法,誰讓墨隨云選的皇后人選太好了呢,若是讓錢家的小姐做了皇后,墨隨云還真有可能完全掌握住整個南楚朝堂,這可不是他樂意見到的。他還想要過幾年的安穩日子,不想整天放著墨隨云和雷騰風的算計。所以只能委屈錢家了。

    “王爺,出事了!”正負手站在宮門外傷春悲秋,秦洌飛快的掠到跟前,一手抱著墨御風,沉聲道。

    “怎么了?”

    “冷君涵被人追殺。”秦烈道。

    “怎么會?”

    “還不是你惹的禍,你以為墨隨云真是吃素的?!”秦烈沒好氣的道。挑唆冷君涵卻勾引墨隨云的未婚妻,虧他想得出來。墨隨云就是再沒用也還是一國之君,被人這樣挑釁無異于將他的顏面放在腳下踩。就算墨隨云不會對墨御宸怎么樣,但是殺了冷君涵出氣還是完全可以的。

    墨小寶俊顏微沉,“冷小呆人呢?”

    “出城了!墨隨云派了不少大內高手追殺他。”這里到底是墨隨云的地盤,硬碰硬的話,他們確實是拼不過。

    墨小寶低咒一聲,吩咐道:“你保護麟兒,我去找冷小呆。”說完,也不等秦烈答應,一躍而起往城門的方向去了。

    南京城外,冷君涵一身白衣早染上了不少血跡,有的是他的有的是別人的,索性傷得不重。有些無奈的低頭看了看身上的傷,回頭再看向身后,一直追在他身后的大內侍衛還沒有追上來這才微微松了口氣,靠在山坡上準備歇息片刻。

    “這次真的玩大了,墨御宸,你去死!”冷君涵沒好氣的道。

    “火...火公子...”冷君涵身邊,錢家大小姐臉色蒼白的看著眼前少年一身染血的模樣,愧疚的含淚道,“你怎么樣了?”

    冷君涵翻了個白眼,“我不適合告訴你了么,我不姓火,我姓冷。”

    錢小姐含淚道:“不管你姓火還是姓冷,我都會跟著你的。”

    “笨蛋。”冷君涵低聲嘟噥道。心軟的自己更是個大笨蛋,居然會擔心她被墨隨云派出的人給殺了,接過倒霉的還不是自己。現在帶著一個什么都不會的女人更南楚皇宮的大內高手周旋。冷君涵覺得,自己如果死了,肯定是笨死的。

    “在這邊!”身后不遠處再一次傳來大內侍衛的聲音,冷君涵翻了個白眼,一把抓起錢小姐飛快的向前方掠去。

    “還想要往哪里逃?還不快快束手就擒!”前方一對人馬擋住了冷君涵的去路,冷君涵嘆了口氣,心中暗暗將墨小寶祖宗十八代一一問候了一遍,才揚起和善的笑容道:“各位,這是什么意思?”

    能被墨隨云派出來追捕逃婚的皇后的,自然都是墨隨云的心腹,怎么會被冷君涵給輕易騙過去?為首的一個侍衛統領冷笑一聲道:“公子何必明知故問,乖乖的束手就擒咱們也好向陛下交代。若是動起手來,有個什么損傷可是得不償失的。”

    錢家小姐上前一步擋在冷君涵的身后,高聲道:“我不會回去的!我才不想做什么皇后!”

    侍衛統領嘴角抽了抽,還真以為皇后之位非你不可啊?現在您就是想做皇后也不成了啊。

    “陛下有命,錢氏女有負圣恩,著即賜死。”

    錢小姐臉色一白,她也不過是個天真嬌寵的深閨女子罷了。雖然也學過禮儀國法,當然被感情沖昏了頭的時候也早將那些拋到了腦后,此時被人提醒了一下,才驀地記起了什么叫君王威儀。

    “冷公子,看在定王的面子上,只要你跟著咱們回去,我等保證不會動冷公子一絲一毫。”

    冷君涵嗤之以鼻,他們確實不會動他一絲一毫,但是卻會拿他去跟墨小寶談判,好沾些便宜。

    “冷...冷公子...”

    見錢小姐還癡癡的望著冷君涵,那侍衛統領冷笑道:“錢小姐,你以為冷公子是當真喜歡你么?他不過是奉了定王的命,故意戲弄你罷了。”

    聞言,錢小姐心中一震,猛的回頭看向冷君涵。白衣染血的少年臉上難得的多了幾分愧疚的表情告訴她這一次并不是皇帝派來的人想要挑撥離間,而是事實很可能如此。

    “為...為什么?”

    冷君涵嘆了口氣,心中暗罵墨小寶當真是作孽。平時戲弄那些心懷惡意的人也就算了,這樣一個什么都不懂的無知少女,騙起來當真是良心不安。不過,冷君涵也明白,墨小寶的真實用意也不是真的無聊到想要戲弄無知少女,這位錢小姐也不過是墨小寶打擊墨隨云的時候犧牲的一個炮灰罷了。

    “為什么...我對你一片癡心,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錢小姐拽著冷君涵的衣擺,凄凄切切的問道。

    冷君涵翻了個白眼,“無聊。”

    “你...我要殺了你!”錢小姐憤怒的沖向冷君涵,手里一把不知道從哪兒拿來的匕首明晃晃的刺了過去。冷君涵皺眉,隨手一揮便將她手中的刀打偏了,“愚蠢的女人!還想要活著就別給本公子惹麻煩!”

    “一起上!”

    旁邊的大內侍衛自然不會看著他們糾纏,為首的統領一揮手,一群人直接就沖了過來。

    冷君涵武功雖然不弱,但是大內侍衛也不都是飯桶,沒一會兒功夫,冷君涵就開始左支右絀的疲于應付了。眼看著就要成為階下之囚,一聲清脆的笑聲從不遠處傳來,“嘻嘻...君涵哥哥,你怎么在這里跟別人打架呢?”

    聞言,冷君涵心中一喜,連忙開口叫道:“救命啊!!”

    一道白影掠過,圍攻冷君涵的眾人只覺得自己仿佛被一道罡風掃過一般,紛紛朝四周跌了過去。一時間除了冷君涵和被他護著的錢小姐,其他人全部被掃出了五六丈遠。

    “什么人......”侍衛統領正想要發怒,卻在看到站在跟前的人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來人一身白衣白發,容顏俊美無儔,只是淡淡的凝視著他卻已經讓他感受到無窮的壓力。更重要的是...這是....“定王?”

    白衣白發,武功蓋世,這突然出現的男子不是已經退隱了的定王墨修堯是誰?

    “君涵,你這是在干什么?”一身青衣,烏發如云的清麗女子牽著一個穿著月白色衣衫,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兒走了過來,看著冷君涵滿是的血跡皺眉道。

    “王妃......”看到葉璃冷君涵更加羞愧起來了,幸好遇到了王爺和王妃,不然的話今天麻煩就大了。

    墨修堯輕哼一聲道:“墨御宸那小子又搞什么鬼?”十五歲的時候,墨小寶終于為自己取得了使用大名的權利。前代定王也良心發現的覺得快要繼承定王之位的兒子若是再使用小寶這樣的名字,有損定王府的威嚴。

    冷君涵露齒一笑,卻并沒有說話,反而興沖沖的跑到葉璃跟前,望著正好奇的盯著自己的小女娃笑的一臉傻氣,“心兒妹妹,還記得君涵哥哥么?”

    小女娃躲在葉璃身后,朝著傻笑的某人翻了個白眼,“不記得我怎么還會叫君涵哥哥,君涵哥哥好臟。”

    “呃......”冷君涵這才懊惱的發現自己一身的血跡,顯然很愛干凈的毓雅小姑娘是不肯給自己抱抱了。

    “定王殿下,我等.....”從地上爬起來的侍衛統領小心翼翼的道。

    墨修堯一揮手,淡然道:“我已經不是定王了。”

    侍衛統領頓時一噎,有些為難的看著眼前的這尊大神,一直不知道要怎么稱呼。要叫太王么?這位雖然白發如雪,但是這容貌年輕的當真讓人叫不出口。

    葉璃含笑搖搖頭道:“你別為難人家呢,這位大人隨意就好。”

    侍衛統領感激的看了葉璃一眼,“多謝王妃。”

    墨修堯挑眉,問道:“這小子怎么得罪墨隨云了?要勞動大內侍衛追殺他?”

    侍衛統領猶豫了一下,還是原原本本的將事情交代了一邊。雖然定王已經跟南楚決裂,但是余威猶在,在定王面前追殺璃城的人若是沒有個交代只怕他們的麻煩也要大了。

    聽完了前因后果,墨修堯和葉璃都不由得黑了臉。不過變臉的理由卻各不一樣。

    “有本事鬧事,卻沒本事收拾殘局,這小子欠收拾。”這是墨修堯的想法。

    “越大越愛胡鬧,這到底是誰叫的?”這是葉璃的想法。

    “你回去告訴墨隨云,這兩個人本王帶走了。想要人,讓他來找本王。”墨修堯淡然道。自己兒子惹了禍,遇見了總還是要收拾的。就是看在冷皓宇的面子上也不能讓人將冷君涵給帶走了啊。”

    “這.....”侍衛統領猶豫著。這一次陛下可是氣大人,若不是還有一絲理智在只怕真的連小定王都給砍了。若是他們一個人都帶不回去,陛下那里也不好交代。

    墨修堯瞇眼,“怎么?要本王親自去跟墨隨云交代?”

    “這...在下不敢。”

    “君涵!”遠處,墨小寶如一直黑色的大鳥飛掠而來,卻在看到站在那里的眾人時險些一頭栽下來撞到樹上。

    “哥哥!”真正高興的只有墨家的小公主墨毓雅一人。

    “心兒寶貝”墨小寶立刻忘了對冷君涵的擔憂,歡呼著朝妹妹撲了過去。親親妹妹潤潤的小臉蛋的同時還不忘抱抱自家娘親,“娘親,孩兒好想你啊。”

    葉璃無奈的嘆了口氣,“你啊,看看你在江南都干了些什么事?君涵險些受了重傷。”

    在葉璃跟前,墨小寶一向是個乖巧可愛的好兒子,“娘親,孩兒錯了,孩兒一時思慮不周么。你和父王突然走了,孩兒一個人好辛苦......”

    “有你大舅舅在,你辛苦什么?”墨修堯淡淡的道。混蛋小子,還想騙取阿璃的同情心!真是欠收拾!

    “娘親......”不管,繼續撒嬌。

    葉璃拍拍他的肩膀,有些感慨,“好了,先去將事情處理清楚。以后再胡鬧,定不饒你!”兒子已經長大到不好再揉小腦袋的時候了。十六歲的墨小寶早已經比葉璃要高上許多了。

    “是,娘親!”墨小寶朗聲應道。一手抱著心兒,走到那侍衛統領面前,挑眉道:“你們先回去,回頭本王自己去跟墨隨云談。”

    “朕在這里,你想要怎么跟朕談!”墨隨云夾帶著怒氣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顯然是墨小寶前腳出城墨隨云后腳就跟上了。不過墨小寶還需要尋找浪費了不少時間,兩人趕到的時間卻差不多。

    墨小寶挑眉,“喲,隨云兄,你怎么也出來了?”

    墨隨云輕哼一聲,路過錢小姐身邊的時候冷冷的掃了她一眼,立刻讓錢小姐驚恐的低下了頭。

    “小侄見過定王叔,王嬸。”

    葉璃淡淡微笑道:“陛下已經是一國之君,這王叔王嬸我們卻是擔待不起。陛下不必多禮。”

    “禮不可廢,論輩分確實當稱呼一聲王叔。”墨隨云道。

    葉璃微微嘆了口氣,看看墨小寶嬉皮笑臉的模樣,再看看墨隨云一臉肅然的模樣,搖了搖頭道:“小兒頑劣,還請陛下見諒。”

    墨隨云憤恨的掃了墨小寶一眼,但是定王和定王妃的面子卻不能不賣,只得道:“王妃言重了,朕也覺得...小定王尚且年少,朕不會跟他計較的。”

    “那就多謝陛下了。”葉璃點頭微笑道。

    最后墨隨云還是帶著大內侍衛空手回城去了。不但冷君涵沒抓,就連錢小姐也沒有理會。只是警告了錢小姐以后不得再出現在南楚境內。

    “還是娘親厲害,一出馬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抱著自家小妹,墨小寶狂拍馬匹。

    葉璃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問道:“這位姑娘你打算怎么辦?”

    墨小寶眼兒也不眨,笑瞇瞇道:“這不是冷君涵的事情么?怎么會問孩兒呢?孩兒又不認識她,她也沒有看上孩兒啊。”

    “墨、御、宸!”冷君涵咬牙切齒,這世上怎么會有如此無恥的人?他會這樣是誰害的?但是在葉璃的眼神下,冷君涵也只能乖乖的走向錢小姐,“那個...錢姑娘......”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這一切都是墨小寶那個卑鄙小人逼我的,你要恨就去恨他吧。

    “啪!”錢小姐一個耳光狠狠地甩在冷君涵的臉上,“無恥小人!你去死吧!”說完,錢小姐含淚而去。

    墨小寶挑眉道:“還不去追?”

    冷君涵怒極,“為什么要我去追?”

    墨小寶呲牙,“墨隨云的話你聽說了,她不能再留在南楚了。人家堂堂大家小姐,現在孤身一人無處容身......”

    “墨小寶,總有一天你會遭報應的!”冷君涵朝著錢小姐奔走的方向掠去,遠遠地傳來他惡毒的詛咒。

    墨小寶心中嘿嘿一笑,報應什么的,都是笨蛋和弱者的自我安慰而已啊。

    “墨小寶...”身后,墨修堯的聲音幽幽的傳來,“看來你果然是悠閑,即使身為定王也不能讓你變得穩重半分。既然如此...回璃城之后,將書房里所有的史書通通抄一遍。追憶古人相比能讓你的腦子里多一點什么。我會讓徐清塵監督你的。”

    墨小寶原本還笑容慢慢的俊顏頓時垮了下來。不用等有一天,他的報應已經來了。

    所以說...墨小世子,善惡終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坑人者人恒坑之。

    ------題外話------

    抹汗,遲遲不敢更新,主要是拖得時間太長了,反而就更加想要想鴕鳥一樣藏起來了。晚上悄悄放上來…嘿嘿。這兩個月一方面新文日更中,另一方面是實體版一直各種糾結吧。現在終于好了,實體版改名《盛世良緣》定于八月初上架。第一次出版,很忐忑,幾乎出版編輯q我一次,我就要糾結好幾天。以至于番外一直拖了這么就。當然,某鳳懶惰也是不可推卸的責任。嚶嚶,不要拍我。

    另,定王家族的情事到底要不要當成番外寫捏?另開一文的話,好像也不會很長,要不就在這兒打住?

    愛親們的鳳悄悄留言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马会一肖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