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龍王蒼傲 > 網游之龍王蒼傲最新章節列表 第332章 復出的祭品
    第332章 復出的祭品

    當然了,離得遠了,消息肯定有一定的延滯,各大公會的領頭人不見得反應得過來。情報系統每天收集的大大小小的情報有多少?這種事不一定能在第一時間傳到各大公會領頭人手上的。

    可是,南嶺主城是血玫瑰的地盤,而傳這消息的又是桃子本人。她就可以直接去見巾幗玫瑰和血兒了。

    “血兒姐。”

    也是恰好,剛到總部門口,桃子便遇見血兒出來了。

    “桃子?跟我去看看。”血兒有些詫異,也沒多說,直接拉著桃子就走,倒是把桃子搞得有些懵了。

    “怎么了?”能讓血兒這么著急的,公會中出了大事?桃子也有些擔心了起來。

    “沒什么,聽說我們南嶺主城來了一個強勢人物啊。據說是超級高手?而且很多人都不認識,我就很好奇,去看看吧。”

    原來這事撞一起了。

    桃子放下了心,隨即臉色鄭重的道:“血兒姐。我來找你也是為了這事兒。”

    血兒一轉頭,正好看見了桃子的神色,不由有些訝然:桃子是公會中是非常穩重的,要不也不能帶領精英一團到現在了。什么事讓她有這種神色?

    “你說。”

    兩人一邊走一邊說,沒有停。

    “那個人……很熟悉。但我不能確認,所以想讓血兒姐你跟我過去看看,是不是那個人。”

    血兒就迷惑了:那個人?哪個人啊?除了血玫瑰的人,自己和別人很熟嗎?

    想著,血兒就隨口問了一句,也沒怎么上心,畢竟馬上就可以見到了嘛!

    “到底是誰啊?難不成是龍天空?不應該啊……”的確不太可能是龍天空,以龍天空現在的名氣,到了南嶺主城,哪里瞞得過他們的耳目?別說是龍天空了,只要是區級以上的高手,都會引起不少人的關注的。

    桃子搖了搖頭,“可能是……蒼傲……”

    唰的一下,血兒猛的就停住了腳步!滿臉震驚的看著桃子。

    “你說什么?”她很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可能是龍王蒼傲!”桃子再重復了一次,面上的神色也很不自然。葉錚與他們血玫瑰的恩恩怨怨,真的是屬于糾纏不清了……“走!”這回血兒沒有拉桃子了,直接整個人飛奔了出去。速度之快,眨眼便消失在了桃子的眼前!

    桃子苦笑:她知道……龍王重現,恐怕不止是他們血玫瑰吧?整個z區大地都會再次沸騰起來了……況且,這家伙又高調的在南嶺主城“鬧事”……血玫瑰的一群小女孩還在那兒嘰嘰喳喳的,桃子重新出現在了她們的身邊。

    “桃子姐,這么快就回來了?”

    “是啊,桃子姐,你剛才去做什么了?”

    桃子搖頭道:“你們一會兒就知道了……”頓了頓,道,“走吧,我們再往里一點兒,今天恐怕有大事要發生了。”

    “大事?”一眾小姐妹迷糊著……“閣下想要做什么交易呢?”一個淡淡的聲音在葉錚的心頭想起。

    葉錚也不驚訝。實力強大者,這種心靈傳音只是一種小技巧罷了。或許對其他玩家來說這有些不可思議,但他見識的東西太多了,別的不說,整天跟著蒼龍打交道,有些事自然而然的就免疫了。

    “你需要什么東西,你不方便出面,而又在我能力范圍內的,我可以幫你取來。”葉錚也不是傻子,自己有幾斤幾兩他還是知道的。話不能亂說,“而城主大人,你只需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讓我在主城內處理一點兒私事就行了。”

    “私事?有多大?”

    “對你來說,并不算什么。最多毀掉一個‘新人類’的居所罷了。”

    “原來是你們‘新人類’的內部矛盾,讓我袖手旁觀是吧?”

    “對你來說,應該很簡單,不是嗎?”

    “當然……但你也知道,有些規矩想要打破的話,不付出一定的代價是不行的。”

    “條件你開。”

    兩人的交流都是心靈上的交流,外人什么都察覺不到。這種事要放在臺面上的話,那還不炸鍋了?

    “你去過祖龍之地否?”

    祖龍之地,對一般人來講肯定是大秘密,但一個主城城主……想來這種消息還是知道的。

    葉錚也沒有隱瞞,“我出自祖龍之地。”

    一陣沉默,恐怕南嶺主城的城主也是心里翻了嘀咕。“去過”和“出自”那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了啊!說明這個新人類在東方龍族中的地位不低!

    “十八顆滿天星內核,不過分吧?”

    十八顆神級boss的內核還不叫過分?就算滿天星這種特殊的神級boss在祖龍之地的試煉環境中挺多的,但十八顆?當他葉錚抄了滿天星的老巢不成?

    “城主大人,實話跟你說,祖龍之地中的滿天星可沒那么多……至少成年的滿天星是沒那么多的。”半真半假,反正外人又不知道祖龍之地中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最多九顆!”

    又是一陣沉默之后,城主道:“十二顆,這是我的底線。”

    “成交!”

    葉錚很是爽快的答應了下來,倒讓城主很是意外。他哪兒知道,葉錚身上本來就有不少的滿天星內核的,雖然沒有十二顆那么多,但是相差也沒幾顆了,到時候抽空再去找滿天星的麻煩就是了。

    為了出一口氣,損失了足足近兩百萬金幣的天文數字?這到底值不值得?

    只有葉錚自己知道——值得!這并不是一個等價的交換,等于是南陵城主欠了自己一個好大的人情!況且……為了心中那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他愿意!

    反正一直以來他就對金錢這類的東西沒什么概念,一個明顯的缺點,他也不愿去改了。改了,他就不是葉錚了!

    誰都不知道,一場暗中的交易悄然的完成了。而那所謂的天機堂……要悲哀了。注定了,他要成為龍王復出的祭品!

    玩家們還在議論紛紛的時候,突然之間,npc守衛們就收隊了,很快就走得一干二凈,一個都見不到了。

    縱然早有不少人猜到了這種結果,可現在發生得這么突然,還是讓眾人不免愣神的。

    緊接著,就看見葉錚動了,朝著人群這邊走來。

    對未知的事物,人總有一種畏懼的心理。顯然,此時的葉錚就是屬于“未知”的那一類了!

    葉錚絲毫不介意周圍玩家的看法,他既然都“出關”了,總是要出名的嘛!不鬧大一點兒,怎么能讓人重新回憶起……z區還有一個龍王!

    葉錚微微偏頭,對上了人群中血兒的視線。嘴角一翹:得了,這回還省了自己找上血玫瑰總部的麻煩了。

    一轉身,葉錚立即朝著血兒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其他人一見,紛紛散了開來,只留下血兒沒有動彈。開玩笑,人家在城內殺人都沒事,顯然是有著“特權”的。這些人可不會天真的以為換做是自己,同樣能做到這個地步。

    血兒看著慢慢走來的那個人,心情真的很是復雜。說怨,血玫瑰與龍王的仇怨,當初誰不知道?說恩,血玫瑰又確實受過對方不少的恩惠……縱然對方并不是故意的,這也是一種事實,反駁不了的。

    “那是……夜后血兒?”

    “血玫瑰的夜后啊?她認識這個人?還是兩人有仇?難道要上演高手大戰了嗎?”

    玩家們紛紛猜想著,心中興奮無比。z區可是好久都沒有發生過讓人感到激情的大事了啊!

    “桃子姐,那是血兒姐啊!她認識那個男的嗎?”

    血玫瑰的一群小女生也是相當的驚訝。

    “哎呀!桃子姐,我們快過去啊,萬一要是那個男的是個殺人狂魔怎么辦?”

    “呸!殺人狂魔又怎么了?血兒姐可是排名數一數二的域級高手呢!”

    說是這樣說,一群女孩子還是忍不住要上前去。畢竟是公會中的偶像啊,能不關心嗎?

    桃子卻是伸手攔住了眾女,“不用,他們是熟人……”桃子的心情也是極為復雜的。龍王出,天下動……對各大公會來說,這么一個強勢人物的出現,真的不是一個好現象。更何況,現在的龍王可再不是獨行俠了,戰龍團……各大公會都不得不正視的第一傭兵團!

    “更何況……若那人真要動手的話,就是龍天空來了也沒有任何的作用……”桃子喃喃的道。沒有經歷過當年的“神器之亂”,永遠也不會知道這個男人有多么的強大和可怕!

    眾女呆住了:仙帝來了也不管用?唬人的吧……葉錚在血兒面前站定,淡淡的道:“很久不見了。”他也想露出一個微笑表示友好,但是,先前的事不解決,他的心頭實在不痛快!心頭純潔的地方被一群敗類玷污了啊!

    血兒收斂了復雜的心情,淡淡的點頭:“好久不見。”

    頓了頓,還是沒忍住,道:“很多人都說你離開輪回世界了……”

    “現在便是最好的證明,不是嗎?”

    “起步選在南嶺主城,故意的嗎?”

    “有事來找你,但是,碰到一件我不能容忍的事,算是意外吧。”

    血兒先是詫異,接著便一點頭,道:“需要我做什么?”具體的情況,剛才她就得知了。倒是沒有想到葉錚的“正義感”會如此之強?很奇怪就是了。

    “天機堂的總部,知道吧?”

    “我帶你去。”和血兒說話就是這樣,不用多說廢話,懂的東西,她絕對不會多問。

    天機堂被龍王挑中成為他復出的祭品……縱然天機堂的消失對血玫瑰來說不算什么好事,但她只能順從。就是龍天空來了,也絕對阻止不了這個男人!惹毛了他,誰知道他會不會上血玫瑰總部“光顧”一圈?血玫瑰強是強,也經不住一個變態的折騰吧?

    兩人并肩而行,朝著天機堂的總部而去……悲劇,往往就在不經意間發生了……“什么?那個人沒事?npc衛兵居然不抓他?”

    天機堂總部,天機堂堂主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顯然非常的意外。平時就是橫行慣了的人,這幾年來由于血玫瑰的低調,更是有些忘乎所以了。話說……偷竊這一塊,倒是為天機堂帶來了不小的利潤呢!畢竟,一件虛幻級的裝備就是500金幣到5000金幣不等,一個月下來,怎么也有萬余的收入了。對于他們這種級別的公會來說,確實很是豐厚了。

    “看來……那小子真的是有什么特殊的身份了……”和npc關系好,能獲得一定的“特權”,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沉吟了一下,天機堂堂主果斷的下令道:“算了,以后叫他們眼睛發亮點。這種人能不招惹還是不招惹的好……”他總算是想起了某些事情。可是,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堂……堂……堂主……”外面一個小盜賊飛快的跑了進來,滿頭大汗,臉色很是難看。

    天機堂堂主非常的討厭手下人慌亂,這讓他感覺很是不好。但當著許多高層的面,他也不好發作,沉著臉道:“什么事?如此慌慌張張的?”

    小盜賊那個汗啊……能不慌張嗎?外面……“外面來了好多的玩家……”

    “好多的玩家?”眾人面面相覷,不明白其中代表著什么。

    天機堂堂主也是納悶兒,“到底怎么回事?說清楚!”

    小盜賊道:“外面來了起碼……起碼數千的玩家,將我們總部給圍了!”

    唰的一下,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一臉的不可思議。數千玩家將天機堂總部給圍了?挑釁?哪個大公會的手筆?記得自己沒惹到那些龐然大物吧?在他們想來,普通玩家哪會有這種膽量?

    “帶頭的是誰?”畢竟是一堂之主,天機堂堂主這個時候還算是比較冷靜的。

    “帶頭的……是夜后和那個殺了我們人的小子!”南嶺主城中,很少有人敢直呼血兒的名字的。這個可是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啊!不小心一點兒,你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夜后……”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血玫瑰低調歸低調,他們還沒忘記,這南嶺主城是誰說了算!

    “那小子是血玫瑰的人?”有人忍不住出聲疑問道。

    眾人的臉色也是相當的不好看。要真是血玫瑰的人,那這次麻煩就大了……恐怕天機堂這回要大出血了!

    大出血?葉錚會讓他們大出血?直接就把這些人給剝皮抽筋了!

    天機堂堂主還想說什么,突然臉色一變,怒氣沖沖的道:“太過分了!就算惹到了他們血玫瑰的人,也不能在我們總部就動手殺人吧!”這是在打臉啊!哪能不氣?這個時候,他倒是忘了為什么對方會不顧忌npc衛兵了……一眾人魚貫出了天機堂的總部。其實外面看來,也就是一個小院子罷了。這種公會,經濟實力連戰龍團都比不上的,更別說是十大公會了。

    天機堂堂主走到外面的時候,已經亂成了一團,守衛總部的天機堂高手已經全部變成了尸體!

    周圍玩家倒是挺多的,但都是圍觀的,真正在中間的,就只有兩個人:葉錚和血兒!

    天機堂堂主便明白了過來:并不是血玫瑰來大舉進攻了……想想也是,主城之中,哪能允許出現這么混亂的情況,兩大公會混戰?開玩笑么?

    看到血兒和葉錚,天機堂堂主的臉色很是不好看。對血兒還好,畢竟人家名頭擺在那里的。對葉錚,那就真的是恨不得把對方給剝皮抽筋了!

    “夜后,這是什么意思?就算我們天機堂不開眼的混蛋得罪了你們血玫瑰,說一聲,我們登門賠罪就是了。你們這是要滅了我們天機堂嗎?”語氣中充滿了憤怒了一種嘲諷。滅了一個公會……公會總部大多都是在主城之內,誰有那個能力啊?所以,天機堂堂主還沒有意識到大禍臨頭。

    血兒不言,看了對方一眼,一言不發的退了一步。她的意思很明顯,這事兒與我們血玫瑰無關,正主在旁邊呢!

    不是血兒怕事,而是血玫瑰確實不適合參與到其中的。容易給人一種“以大欺小”的印象。

    血兒的動作讓天機堂眾人一愣,隨即便明白了過來,轉頭看向了葉錚。看到葉錚那張清秀的臉,心中更是不以為然了。當然,他們也知道,今天這虧恐怕吃定了!血兒表面上這樣表態,可誰又知道私底下是怎么回事呢?要真的沒有關系,你夜后何必出現在這里?

    “閣下到底是什么意思?”天機堂堂主強忍了心中怒火,道。

    “你就是天機堂堂主?”葉錚的聲音很冷。

    “不錯。閣下到底想要怎樣?”

    “很好!”葉錚冷笑,“我只問一句,偷盜之事,你知否?”

    這事都是暗地下的,肯定不能放到明面上來。偷竊,肯定會惹人討厭的。只是,現在的情況來看,根本就容不得他反駁了。血玫瑰在旁邊幫襯,對方豈有不知道的?再否認,那不是寒了公會成員的心?

    “不錯!閣下想要怎樣,劃下道來吧!”

    葉錚笑了,不冷,很是開心的那種,“想要怎樣?沒有第二種選擇。天機堂,必須消失!”
马会一肖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