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少年劍皇 > 少年劍皇最新章節列表 第1246章 劍中皇者(大結局)
    面對舍身的眾女,四個老頭子很顯然招架不住了。

    七件仙器,很快將他們擊退老遠,眼看著就要被眾女突破阻攔,沖出天問仙城。一旦她們沖出了天問仙城,那被饕餮控制的漫天兇獸和仙人,毫疑問將會把她們當做最美味的食物。

    眾女之中,只有一個雪玲是仙人境界,其余眾女一旦死亡,可就只能前往轉世輪回了。

    “你們跟著我,我先沖出去。”

    雪玲嬌叱一聲,渾身仙力流轉,顯得光彩照人。[

    然而當她就要如一抹流光竄出天問仙城,前方卻猛然閃現出一個黑漆漆的蟲洞通道,一陣狂暴的仙力從中席卷過來,仿若潮水一般,將包括雪玲在內的眾女全都壓制了回去。

    由于事出突然,蘇慕情她們都沒有反應過來,七姝連心同樣沒什么準備,一下子就被送回了天問仙城中心。

    一個穿著黃綠色長裙的女子戴著面紗,緩緩從漆黑的蟲洞通道中踱步而出,氣質高雅冷漠,仿若萬年寒冰一般。

    “我蝶衣仙尊向來不會欠人人情,而且還是個男人的人情……”

    面紗女子高貴冷艷的說道:“先前他沒有對我的子民下殺手,現在我便也幫他一把,你們幾個,別想著出去送死了。”

    蝶衣仙尊!

    遠處,剛好將兇獸杌擊殺的盤古回過頭來,見到女子的身影,頓時面色一喜。他當然知道這個女子是誰,蝶衣仙尊,那可是仙力掌控第八重的強者,和梵天斗佛、虛空鬼仙同一層次的存在!

    配合南境四翁,想要將秦軒那些女人阻攔在天問仙城中,再容易不過了。

    蝶衣仙尊在整個太初仙境中,都算是頂尖的女仙人了,而且對男人向來不假辭色。在她所創造的蝶衣大世界,高端修士清一色女性。男性在那只是相當于奴隸一般的存在。

    秦軒剛成為仙人之時,前往鴻蒙大世界收集煉器材料和仙晶,碰到五名來自蝶衣大世界的女修士,因為不想惹麻煩而沒有將她們滅殺,放過了她們。想不到現在,卻引出了蝶衣仙尊,在關鍵時刻幫了他一把。

    被蝶衣仙尊阻攔,蘇慕情眾女臉色一變,她們都能感覺到蝶衣仙尊身上強悍的氣息。被這樣的仙人阻攔,她們想要沖出天問仙城,去到秦軒被吞掉的地方,顯然是不現實的!

    東方青綰柳眉一皺,再一次撥動手中琴弦,白虎七天道、造物天道法則,她所掌握的全部力量,這一刻朝著蝶衣仙尊傾瀉而出!

    并且,還配合著四周圍濃郁的死亡之力和仙力,這一擊,倒也不能忽視。

    以東方青綰的實力,配上婉若清揚這一件仙器古琴,哪怕是面對一般的仙人,都能夠與之一拼,實力并不亞于現在的雪玲。

    可惜,她現在面對的是一名頂級仙人,世上最強的女仙人蝶衣仙尊。

    只是揮了揮手,蝶衣仙尊仙力凝聚,輕而易舉的將東方青綰施展的招式抵擋下來,曼妙身形巍然不動。

    柳千千和楚韻相視一眼,幾乎同時出手。

    千鸞、墨魂兩件仙器凝聚仙力,像是兩條長龍一般沖向了蝶衣仙尊。

    在平時,柳千千和楚韻的性格就比較合得來,雖然老是吵架,還經常互相看不順眼,但不得不說這兩女的默契是最強的。[

    可惜的是面對蝶衣仙尊,她們的實力加在一起也還是太弱了。

    更何況,還有南境四翁在一旁助陣。四個老頭見到蝶衣仙尊過來,終于松了口氣,這下好了,可以攔住這些女人過去送死了。

    天問仙城的情況暫時穩定下來,蘇慕情她們聯手一擊,卻也突破不了蝶衣仙尊和南境四翁的阻攔,只好作罷,擔憂的望向了遠處星空中,那剛剛將秦軒連同巨大的死仙之骨一起吞進肚子的兇獸饕餮。

    “巫馬老弟,一路走好……”

    盤古眼看著巫馬匕的虛影消失不見,心中感慨。和他同一時期的仙人強者,此時此刻終于徹底從這片天地間消失了。

    在心里,盤古對巫馬匕變得很是敬佩,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毫疑問表明了巫馬匕在過去的歲月中經受了什么。

    原本,巫馬匕是仙界大能,能與鴻鈞稱兄道弟,一身仙力掌控少有人能及。當饕餮吞噬了鴻鈞,發動了針對死仙的戰爭,巫馬匕終于死于死仙之手,卻在同時被死仙控制,將魂魄永遠拘禁于死仙之骨中。

    就在這個時候,他被控制著,與昔日同袍廝殺,過程中與另外幾名同僚發現了鴻鈞的不對勁之處,終于知道現在的鴻鈞只是饕餮化身。

    其中一人不惜犧牲自己,降下永世詛咒,讓饕餮永遠也感覺不到死仙之骨的存在。以他的仙力掌控能力,這已經是最厲害的程度了。

    緊接著巫馬匕將死仙之骨全都封印,送往天下間各地埋藏,靜候報仇時機。當秦軒從蒼海星海底獲得死仙之骨,巫馬匕就知道,機會來了。

    因此,當時的秦軒才能輕易帶走那塊古樸石碑,若非巫馬匕愿意,就算是當時的秦軒也根本法帶走他。

    如若不然,那古怪大陣早就吸引了不少大世界中的頂尖修士,怎可能一直都存留在蒼海星的海底?

    一直到現在,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秦軒身上。

    “這片天地,吾為王者!”

    此時的饕餮,盡情的吸收著體內的死亡之力,咆哮著,與此同時四周圍他所控制的那些兇獸和仙人,一個個全都對著他膜拜起來,誦念服從。

    盤古見狀,將仙榜上排名第二的仙器開天斧一把扔了出去,直線上死亡之力涌動,一舉劈死了好幾頭正在膜拜的兇獸。

    可惜的是在饕餮四周圍,總共有數千頭這樣的兇獸和死氣沉沉的仙人,盤古想要將其全部擊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不太好辦了,若是秦軒那小子出不來,這天地……”

    盤古心中蒙上了一層陰影,悄然朝著四下里望去。

    整片星空之中,除了他之外,就沒有多少人在和饕餮作斗爭。由于這片星空死亡之力充斥,就算是仙人都不想跑進來,畢竟一個不小心死掉了,那可就悲催了。

    仙人,那可都是擁有永恒生命的存在,要是死在這種地方,那也太不值得了!

    最主要的是,在周圍圍觀的不少仙人,并不覺得饕餮是壞蛋,至少這些日子以來,他們仙人的日子過得還是很悠閑自在的,疑讓他們養成了好逸不勞的習慣。[

    這種情況下,鴻鈞究竟是本尊還是饕餮,似乎和他們并關系,他們不想趟這一趟渾水,更別說還有丟掉性命的危險了。

    唰唰。

    月華仙君飄身來到盤古旁邊,白衣身影翩然,仿若流仙。

    “盤古,吾倆多少年沒見了?”

    月華仙君淡淡的問道。

    “一來就把你那寶貝的仙器自爆,當真是一鳴驚人。”

    盤古望了他一眼,粗獷的聲音說道。

    “你若將你這把斧頭和翻天印也爆了,說不定能將饕餮炸死。”

    月華仙君瞄了一眼盤古手中的兩件仙器。

    “嘿,那廝的造化玉碟可是仙榜第一,你就這么肯定能將他炸死?”

    盤古粗獷一笑,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去做的。更何況是沒有把握卻又損失巨大的事情,就更不會去做了。

    兩人集合在了一起,很快就有其他仙人發現,然后聚集過來。

    在場的仙人并不都是貪生怕死的孬種,還有不少和盤古相識的老友,以及另外一些跟鴻鈞交情較好的,對饕餮自然是憎惡之極。

    很快,聚集起一個十多人的小團體,開始朝著饕餮本體所在之處前行。一路之上,兇獸死傷殆盡,十多名仙人聚在一起,可不只是一加一那么簡單。

    “汝等很是天真!”

    饕餮見狀,森然一哼,肚子上巨嘴一張,一吞,一下子將四周圍所有他控制的兇獸和仙人全都吞了進去!

    只是瞬間,饕餮氣勢暴漲!

    原本被他吞掉的那些兇獸和死掉的仙人,力量都會成為饕餮的一部分,將他們放出來之后,饕餮本體的力量顯然降低不少。

    與其讓那些兇獸和死掉的仙人被盤古等人消滅,它還不如將他們收回,增強自己的力量。

    幾乎只是瞬間,四周圍一片星空中就空曠了下來,只余下盤古眾仙,與碩大的饕餮本體對峙!

    盤古手持開天斧,翻天印在他頭頂飛舞,其他仙人包括月華仙君在內,也都祭出了自己所擁有的仙器,準備和饕餮決一死戰。

    “住手!”

    就在這時一個貌似正義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盤古和饕餮眾人一看,卻見是一旁的梵天斗佛,帶著好幾個仙人直直的走了過來。

    “斗佛,你意欲為何?”

    盤古眉頭一挑,望向梵天斗佛,目光不善。

    梵天斗佛,是饕餮吞了鴻鈞之后,才終于上位逐漸起來的仙人,能成為清蓮池的守護仙人,也是饕餮的意思。

    原本還不怎么樣,但現在的盤古見梵天斗佛這個時候跳出來說話,差不多就知道對方會說些什么了,心中有些鄙視。

    “仙界以和為貴,盤古,你如此興師動眾,卻是有些不太妥當了。”

    梵天斗佛帶著人走上前來,雙手合十,拜了一拜說道。

    “以和為貴?”

    盤古粗獷的嘿嘿一笑:“這仙界大亂,是由誰挑起?還不是饕餮這廝,你這話,應該對他說去。”

    “阿彌陀佛,老僧只見盤古仙友氣勢洶洶,饕餮仙友未曾與你發生沖突,你這豈非事找事?”

    梵天斗佛皮笑肉不笑。

    “與他廢話作甚?”

    一名盤古的好友,魁斗仙君,一個書生模樣,手持一支毛筆,斜眼瞥了一眼梵天斗佛,就想要跟他廝殺。

    “哼,順吾者昌,逆吾者亡!”

    饕餮見面前雙方似有打起來的趨勢,森然哼了一聲,一只大爪子揮動,狂暴的死亡之力瞬間爆散而出,將梵天斗佛等幾個仙人護在身后,朝向盤古眾人席卷而去!

    “居然運用死亡之力……還好并不熟練。”

    盤古眾人見狀,心中一驚,但覺饕餮使出來的死亡之力也就只有那么兩三分力道,便暫時放下心來,紛紛施展仙術抵擋。

    這就說明,饕餮并沒有在剛剛的時間段內就將死仙之骨中的死亡之力全部消化領悟,他們擊殺饕餮還是有可能的。

    當然,最大的希望還是在被饕餮吞下肚子的秦軒身上。

    因為在場的,只有秦軒一人真正領悟了死亡之力。只不過現在沒人知道秦軒的情況如何,盤古他們不可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秦軒身上,自身也必須努力才行。

    隨著雙方戰斗打響,四周圍不少仙人都猶猶豫豫,最后,終于開始有人湊了上來,將矛頭對準了盤古眾仙!

    因為他們看出來了,饕餮似乎對梵天斗佛他們很是照顧,而現在的饕餮,卻是普天之下唯一領悟了死亡之力的存在。

    最終的結果,很有可能是饕餮將盤古等人擊殺鎮壓,最終一統天道!

    這樣的情況下,那些仙人自然很愿意在沒有危險的情況下,幫饕餮做一個順手人情,將盤古等人擊殺掉,他們也算是功德圓滿,日后的日子還是能非常舒坦。

    “哼,一群蠢貨,若是讓這饕餮真正掌握了死亡之力,所有人、所有世界全都將被他吞噬殆盡,以為還能恢復從前那種安穩的日子?”

    盤古看在眼里,心中暗罵那一群蠢貨,竟然會站在饕餮一邊。

    若是饕餮沒有野心,在數百萬年前也不至于將鴻鈞吞掉了。

    好在在場的人中,還是有有識之士的,并沒有和梵天斗佛那般站在饕餮一邊,而是加入了戰團,幫盤古等人抵擋對面的攻擊。

    很快,盤古眾仙落入下風!

    沒辦法,仙榜第一的仙器造化玉碟在饕餮手中,那是它吞噬了鴻鈞之后就到手的仙器,進可攻退可守,防御如同一堵不透風的墻。

    就連盤古的開天斧,單獨也法將其破開,只得節節敗退。

    戰團越戰越遠,而在天問仙城的蘇慕情眾女,一個個都有點魂不守舍的樣子。此時的她們,完全沒有心思去觀察盤古眾仙和饕餮的戰斗如何,而是全副心思想著秦軒。

    被饕餮吞進去的秦軒,究竟還能不能出來?若是再也出不來,那她們該怎么辦?

    她們想要沖上前去,為擊殺饕餮奉獻出一臂之力,但蝶衣仙尊卻穩穩的攔住天問仙城之外,不讓她們跨出半步。

    ……

    此時的秦軒,終于從昏昏沉沉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這是何處?”

    秦軒一醒,幾乎立即反應過來,抬起頭來,卻見自己正處于一片濃縮的死亡之力中央,放眼望去一片血紅之色,如同身處血色濃霧之中,完全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

    “應該是在饕餮肚子里的世界。小秦軒,快吸收這些死亡之力!”

    小詩見他醒過來,連忙催促了一聲。

    天問仙劍在秦軒身旁一繞,他就想起了巫馬匕在消逝之前所囑咐他的話。如果能跟死仙之骨組成的巨大骨架一同被饕餮吞下,那么他在理論上,是能夠吸收大多數死亡之力,從而從內部將饕餮擊殺的。

    他連忙鎮定心神,就在這時背后傳了一個呼嘯聲,同時一個熟悉又陌生的氣息快速接近。

    “是天魔仙君!這貨居然沒死。”

    秦軒立刻反應過來,手持天問仙劍回頭一擋,準確的攔在了一根粗大的漆黑色藤條上。

    天魔仙君的九幽之藤,如同毒蛇一般刁鉆的席卷而來,被天問仙劍擋住之后,更是分化出數細藤,朝著秦軒纏繞過來。

    “竟將吾愛妾之靈自爆,吾與你不共戴天!”

    天魔仙君充滿怨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愛妾之靈?

    秦軒理所當然想到了當初和月華仙君對弈的時候,所自爆掉的那把漆黑小刀。應該就是那玩意兒了吧。

    “不共戴天又如何?”

    秦軒輕哼了一聲,天魔仙君從一開始就與他過不去,屢次對他產生威脅,雙方本來就沒什么好交情,就算自爆了繳獲而來的仙器那又如何?

    現在兩人,唯有一戰!

    現在的天魔仙君,體內同樣充滿了死亡之力,不過與秦軒領悟了死亡之力不同的是,天魔仙君只能夠運用死亡之力,而不能源源不斷的產生。

    這是秦軒的優勢。

    以死亡之力對戰,哪怕是仙人,都是隨時隨地都面臨死亡邊緣,兇險萬分。天魔仙君自從成為仙人以來,已經很久沒有遭遇到死亡的威脅了。

    前一陣子他神智被控制,自顧自帶著所有死仙之骨來到天問大世界,然后被饕餮肆忌憚的吞噬。

    而巫馬匕的虛影最終完全消逝之后,天魔仙君才終于醒了過來。一醒過來就見到秦軒出現在他面前,讓他比憤怒。

    他倒不是真的因為秦軒自爆了那把漆黑小刀而憤怒,只是因為秦軒,他天魔仙君居然被擺了一道,最終成了饕餮的腹中之物,讓他非常不爽。

    為今之計,只有先將秦軒殺死,將其封印進死仙之骨,然后一舉突破饕餮的腹中世界了。

    秦軒當然不會讓他得逞。

    雙方你來我往,仙力、死亡之力齊齊使用,一時之間不分上下。現在的秦軒,論仙力掌控已經和天魔仙君差不多水準,就憑仙力,都能與對方完全打個平手。

    更何況他還初步領悟了死亡之力,絲毫不落下風。

    天魔仙君前陣子意識模糊,此時見秦軒的水平居然與他不相上下,心中滿是驚訝,暗想這小子還真是讓人出乎預料。

    他覺得這樣下去不會是秦軒的對手,頓時想出一個計策,朝著血紅色的邊緣之處飛奔而走。

    “小秦軒,快追!”

    小詩切斷兩條九幽之藤,就想要追上前去。

    “不追,小詩回來。”

    秦軒連忙喝止,現在這種情況根本不應該追上去,而應該留在原地,將周圍的死亡之力全都吸收領悟!

    現在的他,只領悟了死仙之骨半截肋骨中的死亡之力,根本不完整,和饕餮領悟的兩三成相比都顯得很弱。而現在他周圍,卻充斥著死亡之力,斷裂的死仙之骨四處飄浮在血紅色的半空中。

    如果能將這邊的死亡之力全都領悟,那么他的實力將會更上一層樓,乃至達到巫馬匕所說的毀滅饕餮腹中世界的程度,最終擊殺饕餮,將鴻鈞拯救出來。

    對于巫馬匕所說的,因為饕餮吞了鴻鈞而讓他違背因果,不能存在于這個時空,秦軒并不能理解是什么意思。

    不過想上去,只要將饕餮擊殺,那么存在于另外一個時空的鴻鈞道人自然能夠回來。鴻鈞道人是領悟了時間之力,能夠逆流時間的存在,而且心性平和,若是能回到這一個時空,天下定然安定。

    想到這里,秦軒立即開始吸收四周圍濃郁的死亡之力,并且嘗試領悟。現在沒有了巫馬匕的幫助,他想要領悟這里的死亡之力就沒有那么順利了。

    還好他本來就已經領悟了一部分,此時也不算太難,只是進度上稍微慢了點而已。

    饕餮腹中世界,秦軒并不知道有多大,但可以肯定的是只有這附近一片才積聚著死亡之力,若是等時間過去太久遠,死亡之力肯定會在其腹中世界散開,變得越來越淡,最后秦軒暴露在其腹中世界的空間中,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多半,是會成為那些被控制的兇獸、死掉仙人一樣,饕餮的傀儡。這樣的結局,可不是秦軒能夠接受的。

    他一定得從這里出去,就算不考慮自己,他也得考慮在外面等待著他的眾女!

    死仙之骨形成的巨大骨架,已經被饕餮咬得支離破碎,其中死亡之力蔓延開來。秦軒運轉丹田,頃刻間將范圍內的死亡之力吸收的干干凈凈。

    然后一邊領悟已經吸收的死亡之力,一邊跑到邊上些的地方繼續吸收,進度斐然,至少他的領悟速度,比起饕餮的消化速度要快得多了。

    連同天問仙劍,都在不斷吸收著周圍的死亡之力,因為秦軒的原因,現在的天問仙劍已經超出了仙劍的范疇,比起同等品質的仙器,其威力要大上數倍,并且還有將仙人都擊殺的能力。

    按照秦軒和天問仙劍這個速度,很快就能將所有死亡之力據為己有,到時便能破開這饕餮的腹中世界,回到外界天問大世界中。

    ……

    秦軒在饕餮腹中世界吸收著死亡之力,而外界,大戰卻是愈加激烈。

    一群上百名仙人,連同饕餮在內,將盤古眾仙圍在了中央。饕餮以勝利者的姿態,居高臨下的望向盤古:“服從于吾,可得永生!”

    “做夢。”

    盤古粗獷一笑,仙人有仙人的尊嚴,而且仙人的尊嚴,比起普通人的尊嚴更加可怕。讓盤古這樣的人服從饕餮,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過現在,他們十來個仙人全都被困,孤立援,原本鴻鈞道人的好友們,基本早就被饕餮暗中吞噬干凈,而且在戰爭中也優先派出去送死。

    此時此刻,太初仙境的三千多個仙人中,有一半是不問世事的閑人,另一半,大多都已經站在了饕餮這一邊。

    哪怕是愿意幫助盤古的,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此時也根本不敢出現。

    “惡獸,受死!”

    盤古的好友,魁斗仙君手持一支仙筆,虛空劃出兩道符咒,朝著饕餮所在位置席卷過去。

    “哼,天真。”

    饕餮見狀,粗暴的吼出一聲,緊接著肚子上的巨嘴張大,死亡之力吞吐而出,像是要將魁斗仙君吞噬其中,化為塵埃!

    盤古見狀,翻天印立即飛了上去,想要阻攔饕餮的吞噬之舉。但誰知,一旁以梵天斗佛為首的好幾個仙人立即聯合起來,各自放出舍利、仙器,將翻天印阻攔了下來。

    眼看著饕餮的巨嘴就要連同魁斗仙君以及其劃出的兩道符咒一起吞噬,就連遠處天問仙城的眾女見了,也紛紛緊張了起來。

    她們并不是緊張魁斗仙君,除了秦軒之外,別人的安危,她們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但是若是魁斗仙君真的被吞了,那么接下去的必然就是盤古等一群人。

    緊接著,她們同樣法避免。

    最主要的是,都這么長時間過去了,為什么秦軒還沒有從饕餮肚子里出現,難道……

    “盤古,不識時務的人注定將會成為歷史上的塵埃。”

    梵天斗佛淡淡的看著饕餮將魁斗仙君一口吞下,絲毫沒有憐憫之心,對著盤古說道。

    但就在他這句話剛剛說完的時候,從饕餮的巨嘴中突然傳出了一聲爆響,緊接著剛剛被吞進其中的魁斗仙君一下子被吐了出來,連同他的仙器毛筆瞬間飛到了遠處,摔進了天問仙城之中,引發了一陣法則混亂。

    還好蝶衣仙尊就在一旁,連忙出手將其穩住,不然這一下,整個天問仙城恐怕都會為之崩潰。

    而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沒人關注天問仙城的方向了,而是紛紛望向了饕餮的本體。就連蝶衣仙尊,都是一邊穩住魁斗仙君,一邊凝視著饕餮的情況。

    一朵死亡之花,悄然綻放,饕餮肚子前的巨嘴中,竟突然出現一朵青色蓮花,這一朵青色蓮花,由仙力和死亡之力共同凝聚而成,散發著比幽遠的氣息!

    緊接著,這一朵青蓮化為一道道青色劍影,朝著四面八發散射開去,饕餮的身軀,乍然間千瘡百孔!

    “不可能,吾之腹中世界,乃是與天地同壽,怎可能被破……”

    饕餮震驚,立刻調動全身仙力,想要修復好自己的身軀!仙力所不能,而且以他第十重的仙力掌控能力,想要恢復自己的身軀輕松之極。

    以前,腹中世界被破壞的情況它并不是沒有遇到過,只是現在肚子內有個秦軒,讓它心中有些擔憂。

    事實證明,它心中的擔憂是正確的。

    很快一劍青光從它的腹中世界疾射出來,伴隨著的便是手持著天問仙劍的秦軒,竟吸收了大多數的死亡之力,一舉將饕餮的肚子破開!

    與秦軒一同逃出來的,還有狼狽至極的天魔仙君,不過現在沒有人會去關注天魔仙君,因為更加恐怖的東西同時從饕餮的肚子里跑了出來。

    那是一團精純的能量。

    一種不屬于仙力和死亡之力,但卻比恐怖和強大的能量時間之力!

    饕餮將鴻鈞吞噬之后,卻始終法消化鴻鈞的時間之力,導致那一團時間之力亙古存在于他的腹中世界。

    “找死!”

    饕餮怒吼出聲,仙力凝聚,瞬間將其腹中世界和全身恢復如初,緊接著張開巨嘴,對著逃出來的秦軒和盤古眾仙,一舉咬下!

    情況的突變,讓包括盤古在內的所有仙人大吃一驚,而天問仙城中的蘇慕情眾女,則是喜出望外,秦軒沒死!

    只不過見到饕餮似乎又要發威,眾人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而梵天斗佛等,將盤古眾仙圍在中間的那上百名仙人,則是紛紛一愣,緊接著一齊出手,將目標對準了秦軒!

    只要將秦軒滅殺,那么這世上就是饕餮的主宰,他們這些站隊早的仙人絕對能得到好處!反之要是饕餮掛了,秦軒和盤古存活,那么他們這些仙人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來得好!”

    秦軒哈哈一笑,單手一揮,引動天魔仙君狼狽的身軀,將他朝著襲來的上百名仙人之處扔了過去,這方面的壓力,就讓他去抵擋一下吧。

    緊接著,他單手一繞,天問仙劍卷起一朵劍花,一劍穿過那一團時間之力,同時凝聚著仙力和死亡之力,一舉從饕餮肚子上的巨嘴再一次穿透而過!

    劍,便是凌厲,便是逍遙自如。

    哪怕是仙人,攻擊性最強的法寶都是仙劍,攻擊性最強的仙術則是劍術!劍本身就包含了一種往不前的精神,所凝聚出來的仙力自然帶有更加堅不可摧的效果。

    這世上最頂尖的三種力量合一,穿透了饕餮引以為傲的巨嘴,終于讓其法恢復。哪怕是第十重的仙力掌控,也法恢復被時間之力造成的創傷。

    在場之人,不驚嘆。

    盤古眾仙原以為這一次必死疑,但沒想到關鍵時刻,巫馬匕留下的“棋子”終于發揮了作用,不僅救了他們一名,還將饕餮一舉擊傷,難以恢復。

    這一劍,注定讓秦軒成為了這個天下間的劍中皇者。

    饕餮在怒吼,在咆哮,在掙扎,逐漸的失去了氣息。

    其余人在驚訝,蘇慕情眾女在欣喜。天魔仙君的身體,已經被那上百個仙人的聯手一擊撕得粉碎,倒是沒有蘊含死亡之力,讓他還有能重生的可能。

    時間,似乎在這一刻變得完全靜止。

    并不是被時間法則變得緩慢,而是真正的靜止,甚至讓人感覺,一不小心就會倒流一樣。一幅靜止的畫面,眾人連思緒都近乎變成靜止。

    秦軒同樣如此。

    在眾人的眼中,饕餮的身軀,從百丈高樓那般巨大開始在不斷縮小,很快變成和尋常人一般大小。

    從一頭血紅色兇獸模樣,很快化為了人形,恢復成了剛出現那會兒的仙風道骨形象。

    真正的鴻鈞,終于再現。

    他從某個時空跨越而來,是遙遠的過去,亦或是盡的未來?

    “劍皇。”

    鴻鈞道人一抬頭,望向了秦軒,笑著開口:“終于來到了你仍是少年的時代……”

    秦軒望向他,聽著他這句話,心中一動,就仿佛到了比久遠之后的未來時代。

    在那個時代,他是鼎鼎大名的劍皇,乃至與鴻鈞道人齊名。

    在那個時代,他已不是少年,卻仍熱血澎湃,快意恩仇。

    在那個時代,關于他的傳說遍布天下,子嗣也遍布天下。

    秦軒回過頭去,望向天問仙城中,仍然擔憂著的眾女,以及城內還未見面的重生的丹凰。他卻看不到在遙遠的那個時代,她們如何,是否安好?

    ……

    若干年后。

    天問大世界三大圣地之一,天問劍派。

    “東方天問,快給我出來!”

    一個英姿勃發的黑發少年,背后背著一把嶄新長劍,站在天問劍派門口,大聲喝道。

    天問劍派門口,兩旁豎著兩根通天石柱,刻著各式圖案,古樸典雅,四周圍綠樹環繞,曲徑通幽,優雅自然。

    由于天問劍派的掌門乃是傳說中的劍皇,因此門口往來之人絡繹不絕,此時眾人紛紛望向那背著長劍的黑發少年,各自詫異。

    黑發少年口中所喊的東方天問,誰不知道那是誰?

    劍皇的兒子,東方天問,如今天問劍派最具潛力的一名弟子,正當少年!

    這黑發少年,看起來和東方天問差不多年紀,居然敢對東方天問挑戰?

    不過,還是有人把這黑發少年的身份認出來了。

    “他不是玲瓏仙尊的兒子,劍不孤嗎?聽說和東方天問一直都是死對頭啊!”

    “嘿嘿,你這么一說好像真是。聽說當年的劍皇,還是玲瓏仙尊的弟子呢。”

    “不過據說這劍不孤的天賦,與東方天問相比并不弱,只是……”

    眾人議論紛紛,就在這時,另一名黑色短發短衫少年忽然間從天而降。

    “哈哈哈,小劍劍,怎么,又打造了一把飛劍,想來與我比試比試?”

    來的那名少年,清秀英俊,和劍皇秦軒倒是有八分相像,路人一下子認了出來,這不就是東方天問嗎?

    “莫要叫我小劍劍!”

    少年劍不孤大怒,拔出了背后的嶄新長劍:“來,亮出你的劍!”

    “嘿嘿。”

    東方天問賤賤的一笑,迷倒萬千少女,從腰間抽出一把飛劍:“今天借了柳姨的千鸞劍,跟你比試比試……”

    “行,不是天問仙劍就行。”

    劍不孤重重點頭。

    從前,他每次打造出飛劍,來找東方天問比試,都會被其隨身攜帶的天問仙劍斬成兩段,讓他好幾次差點吐血身亡。

    好不容易,這一次總算不是天問仙劍了,肯定是上次跟老爸告狀有效果了,讓劍皇大人把天問仙劍鎖了起來,不讓她出來貪玩。

    這是一個機會!

    等等,好像不太對?

    柳姨……難道是?

    劍不孤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尼瑪,傳說中,劍皇那些老婆的法寶也全都是仙器,那么東方天問腰間這把千鸞劍?

    仙器,他自個兒鑄造的這把長劍怎么可能會是對手?肯定也是一碰就斷啊!

    劍不孤絕望了。

    “鬧什么鬧,還不快回去修煉?”

    就在這時,一個優雅如仙音動聽的女聲傳了過來,緊接著眾人眼前一花,便見一名紅衣女子飄然而來,一把收走了東方天問腰間的千鸞劍。

    “千鸞,你也跑出來跟著胡鬧,真想不通千千怎么會放你出來的……”

    紅衣女子一邊搖頭,一邊說著,就飄然遠去,只留給眾人一個比美妙的背影,以及千鸞劍那很是委屈的低吟。

    “啊?”

    東方天問頓時呆了:“凰姨,別走啊,別走啊!”

    把千鸞劍拿走了,他今天豈不是要很不爽了?

    “哈哈,東方天問,走,去比劍崖戰個痛快!”

    劍不孤頓時舒暢了,哈哈大笑。

    然而周圍的人,目光卻不約而同的望向了飄然遠去的紅衣女子。那位,就是劍皇其中一名妃子吧?

    傳說劍皇有十二名妃子,個個貌美如花,宛若天仙,但尋常時候卻難得一見,想不到今天,就見到了其中一個……

    東方天問萎靡的取出了自己煉制的長劍,心中很是不爽,沒有那種碾壓的感覺,堂堂正正的打架,他還真不一定能打得贏劍不孤。

    兩名少年,朝著天問劍派中出名的場所比劍崖并肩走去。

    這一次,他們倆,誰勝誰負?
马会一肖一尾中特平